实体书店成为都市文化地标

时间:2021-03-20 06:30       来源: 网络整理

  图①:位于塞纳河边的莎士比亚书店已经成为法国的文化地标之一,也是旅客打卡的重要旅游景点。
  本报记者 刘玲玲摄

  图②:莱罗书店内景。
  影像中国
  图③:“学院书店”的名称写在阿维拉书店门面的显眼位置。这所书店是阿根廷汗青最悠久的书店。
  资料图片
  图④:顾主正在有邻堂书店挑选商品。
  本报记者 刘军国摄

  在电子阅读与网上书店不绝希望的当下,实体书店依旧拥有奇特的吸引力。恪守文学情怀、创新文化勾当、富厚顾主体验……世界各地的老书店,在汗青传承中不绝创新,为读者提供文化空间与交换平台,很多知名的实体书店也成为都市的文化地标之一

 

  法国莎士比亚书店 

  保存文学情怀的“加持”效应

  本报驻法国记者 刘玲玲

  新年期间,巴黎塞纳河边的莎士比亚书店比往常更热闹了一些。疫情防控期间,进店需遵循严格的防疫要求,但门外仍有很多人排队期待进入。有书迷在门口合影留念,有人前来为家人伴侣挑选节日礼品,尚有人来取已在书店官网上购置的书籍。在电子书籍飞速希望的当下,这家百年书店始终僵持品质和情怀并重,积极探究复合型谋划模式,继承滋养着无数文学喜好者。

  莎士比亚书店开设于1919年,以出售英文书籍为主,二战期间曾被迫封锁。1951年,美国人乔治·惠特曼在巴黎圣母院劈面从头开设了莎士比亚书店。和一些大型书店对比,这家信店门面看上去不甚起眼,门口悬挂的一幅莎士比亚肖像画透出特殊的气质。走进书店,顶高的书架上摆满了种种书籍,《老人与海》《堂吉诃德》《包法利夫人》等经典作品摆放在入门左侧精明位置。沿着木质楼梯走上二层,目之所及是密密麻麻的硬皮旧书,汗青感扑面而来。

  书店现任谋划者西尔维娅·惠特曼是乔治的女儿。她认为,莎士比亚书店能“存活至今并谋划得还不错”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文学情怀的“加持”效应。自开业以来,书店欢迎和收留了多位其时还未成名的作家,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海明威,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等,都曾是这家信店的“座上宾”。在《活动的盛宴》中,海明威描写这里是一个“温暖、愉快的处所”。这家信店徐徐成为法国的文化地标之一,也是旅客打卡的重要旅游景点。

  书籍的高品质和多样性是莎士比亚书店吸引读者的另一重要原因。西尔维娅暗示,对付一些经典书籍,书店僵持选择最好的印刷版本,力求带给读者最佳阅读体验。在图书引进方面,书店不只会与大型出书商保持精采相助,同时也会与一些独立出书商相助,引进很多小众且各具特色的书籍。这使得莎士比亚书店不只成为巴黎最大的英文书店之一,也是“书虫们”淘书的好去处。

  书店按期进行的英语作家念书会、读者晤面会和小型音乐会等勾当,也为书店聚揽了人气。自2003年以来,书店每两年便会举行莎士比亚书店文化节勾当,将音乐、戏剧等与文学团结起来,并邀请作者现场朗读作品。“我们但愿通过这些方法使书籍与读者之间成立永久的毗连。”西尔维娅说。

  疫情防控期间,像很多实体书店一样,莎士比亚书店也面对巨大的谋划压力。“营收下降80%,还拖欠了租金。”去年10月28日,书店在网络上向读者发求助信寻求支援。求助信发出后,世界各地读者纷纷通过网络购书予以支持,书店天天在线订单较疫情前增长数十倍。人们糊口和消费方法的转变也促使这家百年书店加速了线上转型的步骤。除进一步完善网站购书处事外,书店也在社交媒体上积极与读者保持互动、宣传新书。

  在书店二楼留言墙上,来自世界各地的读者留下了花团锦簇的留言条,用差异语言写下对书籍和人生的思考。“线上销售不能完全替代实体书店的存在。”西尔维娅说,莎士比亚书店在岁月和文化的浸润下形成了“本身的魔力”,期待读者在书店中亲自体会和感觉。

  (本报巴黎电)

  

  阿根廷阿维拉书店 

  浩瀚独家资料吸引大量专业读者

  本报驻阿根廷记者 姚明峰

  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曾获评2011年“世界图书之都”称谓,这里随处洋溢着浓厚的文化传统和文化气息。人们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不需要寻找书籍,因为书籍在这里无处不在。阿维拉书店坐落于布市老城区一个富贵的街角。两块玻璃橱窗间有一扇木制小门,木门上方是“阿维拉书店”的招牌,其上更显眼的位置还写有别的一个名字“学院书店”。这所看起来并不显眼的书店,始建于1785年,是阿根廷汗青最悠久的书店。

  书店成立之时,因紧邻皇家圣卡洛斯学院,被称为“学院书店”。19世纪60年代,皇家圣卡洛斯学院改名为国立布宜诺斯艾利斯学院,是拉丁美洲极负盛名的学校之一。或者因为紧邻这座著名学府,书店有不少文人政客惠顾,包罗阿根廷文学巨匠博尔赫斯等。20世纪80年代,书店谋划呈现逆境,一度面对歇业风险。1994年,阿根廷书商米格尔·阿维拉收购了书店,保存了传统的修建气势派头,同时以本身的姓氏将其定名为“阿维拉书店”。

  如今,这所书店已成为国度汗青遗迹。书店空间不大,几张旧式书架上是满满的旧书。在阿维拉看来,汗青给以的文化基因是书店生命得以持续的基础。“学院书店”出售过阿根廷第一份报纸,此刻店内还陈列着大量汗青、哲学、文学、戏剧类书籍,个中有很多为首刊和绝版。另外,书店还拥有诸多大学和研究协会出书物的专营权。

  在电商经济飞速希望的当下,阿维拉坦言实体书店确实受到了不小的攻击,“但我们有悠久的汗青、富厚的书籍和忠实的客户”。阿维拉表明道,在汗青文学规模,书店有浩瀚独家资料,很多专业读者对这里颇为偏爱,周边大学的师生也是这里的常客。

  疫情防控期间,书店曾关门歇业,但保存了电话订购业务并开启了送货处事。阿维拉先容,书店与读者的干系十分细密。这段时间,周边社区的读者阅读量大幅增加,固然书店总营业额有所下降,但仍能够维持运转。此刻书店已从头开门营业,通过加大促销力度,推出预购卡等勾当,书店营业额正在逐渐增加。

  悠久的汗青传承和过硬的自身实力让阿维拉书店存续至今。它的代价已不只是售卖图书,也在于留存汗青和文化。在这座世界图书之都,前往书店购书的人,也在体会都市的格调,感悟汗青的沉淀。正如阿维拉书店的一份先容中所说,这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富贵陌头的一个平静去处,让读者可以沉浸在书籍之中。 

  (本报布宜诺斯艾利斯电) 

 

  葡萄牙莱罗书店 

  门票抵扣购书款发动销量增长

  本报驻西班牙记者 姜 波

  造型别致的螺旋木质台阶、烂漫精通的彩绘玻璃天花板、高耸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籍……位于葡萄牙波尔图的莱罗书店,将文学与艺术融为一体,多次被媒体评为“全球最美书店”之一。

  莱罗书店于1906年1月正式开业,是波尔图汗青最悠久的书店之一。自建成之日起,就因其奇特的设计成为波尔图市民的自满,也成为本地的文化地标。不绝晋升的知名度,也给书店谋划带来新的问题。很多到店旅客只为打卡及拍照留念,而非购书消费。同时,店内人流量过大也严峻影响购书体验,导致顾主逐渐流失,书店谋划徐徐陷入颓势。

  为了挣脱谋划逆境,自2015年7月起,莱罗书店开始向旅客征收门票。旅客入内旅行需要耗费5欧元购置门票,假如在书店内购书,门票可以抵扣书款。书店谋划者认为,该法子可以有效地将旅客数量保持在公道范畴内,门票收入也可用于书店的日常维护及举行各类文化勾当等。同时,门票抵扣购书款等办法也有助于将旅客转化为顾主,发动书籍销售量的增长。书店还推出了会员卡勾当,30欧元的年费同样可以抵扣书款。会员可随时免费入店及介入店内举行的种种勾当。门票政策实施5年多来,店内书籍年销售量从6万册增长至70万册,平均天天卖出1900册图书。

  形式多样的文化勾当是莱罗书店的一大特点。书店有专门空间用来举行小型展览、新书发布会、读者晤面会和文学研讨会等文化勾当,为作者、艺术家和文化喜好者提供了交换平台。2017年和2018年,莱罗书店持续两年举行“中国日”勾当,向读者重点推举有关中国的书籍,包罗莫言、余华等中国作家作品的葡语译著,尚有志愿者在现场向参加者发放先容中国的小册子。勾当期间,书店出格邀请旅葡华人音乐家演奏中国经典传统民乐,受到本地公众的接待。2020年6月,莱罗书店收购了本地一家剧院,打算将来以此为依托举行更多、更富厚的文化勾当。

  去年4月,莱罗书店专门开设了驾车购书处事。天天,书店会经心挑选一本书在社交网络上发布,感乐趣的读者可以发邮件挂号,并在隔天上午10时至12时开车前往书店取书,事恋人员会通过窗口将书籍递交给读者。

  如今,文学研讨会和新书发布会等新一轮文化勾当已经排上书店日程。疫情防控期间,尽量大部门勾当改为线上进行,但仍吸引了浩瀚读者介入。作为波尔图的文假手刺,莱罗书店将继承为这座都市的文旅希望注入活力。 

  (本报马德里电) 

 

  日本有邻堂书店 

  为顾主提供富厚处事和多元化体验

  本报驻日本记者 刘军国

  “尽量书店的面积不大,但我们想成为每位顾主的心安之处。”这是日本有邻堂书店的谋划理念。记者每周都要去这家信店一次,翻阅最新出书的书籍和杂志,不知不觉就会在内里待上一个多小时。不管是周末照旧平日,总能看到三三两两的顾主在挑选书籍或商品。

  有邻堂书店开办于1909年,如今在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等地谋划有40多家信店。记者常去的这家有邻堂书店位于东京都涩谷区惠比寿车站大楼五层。从惠比寿车站检票口出站,不到一分钟就可达到书店。除了书籍、杂志之外,这里还销售各类办公用品及其他杂货。2014年,书店又辟出空间引进了咖啡店,读者可以一边品尝咖啡,一边享受阅读的快乐。

  在有邻堂书店,人们可以感觉到一年四季的变革。元旦之前,书店会开设专区销售新年贺卡;夏天,柜台又会摆上折扇等消暑用品。差异季候的应季杂货各具特色,令人印象深刻。

  在有邻堂书店会长松信裕看来,书店要持久希望,必需要保有本性和特点。对这家有着百年汗青的书店来说,为消费者提供富厚的处事正是其重要特点之一。自创业以来,有邻堂书店一直承袭为顾主提供多元化体验的理念。早在上世纪20年代,位于横滨的首家门店就设有咖啡厅,店内尚有个小舞台用来举行种种勾当。1959年,这家门店在改建翻新后增设了餐厅和画廊,以满意顾主的多样化需求。纵览有邻堂书店的希望过程,除了书籍以外,公司销售的商品包围体育用品、文化用品、家居用品等浩瀚品类。

  有邻堂书店也在探究打造新型门店。2018年3月,书店在东京日比谷地域开设了一家面积近800平方米的观念店——日比谷中央市场。店内聚合了图书、衣饰、糊口杂货、餐饮、美发等多种业态,除了书店空间之外,还包括居酒屋、剃头店、眼镜店等差异空间。走进书店,像是走进一个琳琅满目的集市,顾主除了阅读购置书籍,还能享受多种购物体验。

  日本图书销售在1996年到达高点,从此,受经济低迷、出生率低落、电子书籍销量上涨以及百姓阅读量淘汰等诸多因素影响,实体书店的销售额一直在淘汰。有邻堂书店也面对着销量下降等挑战。为此,书店在僵持把图书销售作为本业的同时,通过与大型网购平台相助销售办公用品,乐成拓宽了销路。如今,办公用品销售收入已成为该书店的重要收入来历。

  在不绝拓展书店谋划规模的同时,有邻堂书店始终重视图书销售。“在书架上寻找书籍时,可以看到书架上摆放的种种书目,能够发明以前从未相识过的新世界。我想这是在书店选书购书的一大魅力。”松信裕说。 

  (本报东京电) 


  《 人民日报 》( 2021年02月01日 17 版)

(责编:孙红丽、初梓瑞)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li id="hha9q"></li>

    1. <progress id="hha9q"><track id="hha9q"></track></progress>
    2. <tbody id="hha9q"><pre id="hha9q"><dl id="hha9q"></dl></pre></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