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仰止——回想老师方增先

时间:2021-03-23 11:30       来源: 网络整理

方增先《母亲》

方增先《老家板凳龙》

方增先《艳阳天》系列

冯远与老师方增先。钱晓鸣/摄

方增先老师分开已有一年了,作为学生,我颇有一种五味杂陈的脸色。没有他,就没有本日的我,随着他当研究生的那段日子里,有许多点点滴滴值得我回想。

星辰陨落,让寥寂感油然而生,汗青会怎么评价我的老师方增先?

方增先老师从艺数十年,在我看来,他的创作分三个阶段:为时代的艺术、为艺术的艺术和为心性的艺术。

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的《母亲》,是他逾越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创作的《粒粒皆辛苦》《说红书》《艳阳天》插图的岑岭作品。其时他一方面敦促了首届中国上海双年展的乐成落地,一方面又回归传统经典艺术,创作了一系列纯粹的、完全以金石书法线条创作的古典人物画作品和西藏题材人物画作品,但这批作品并未获得评论界应有的重视。在我看来,这正是方增先老师的创作进入第三阶段,即他小我私家最高田地的艺术状态。到了新世纪,从作品《老家板凳龙》到《祭天》,我认为他已经逾越了为时代而艺术、为艺术而艺术,进入到为人性或艺术家性灵的艺术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他用狂草大写意、极为旷达的武艺来表达他对艺术抱负田地的追求,我把它看作是艺术家心灵可能是性灵释放的“大写意顶峰之作”。

作为艺术家的方增先,其艺术成绩有目共睹,他在新中国人物画转型希望进程中每个阶段都有佳构佳作推出,他亲历了新中国的中国画改革以及中国人物画家怎样深入糊口、反应现实糊口为工农兵处事的希望过程。所以,农民的儿子的方增先满怀热情地创作了《粒粒皆辛苦》《说红书》等一系列反应农村糊口题材的作品。他以扎实的造型功力、纯熟的笔墨语言反应时代、反应社会方方面面。他画过工人、画过汗青题材,以公共喜闻乐见的写实艺术气势派头,确立了小我私家的学术代价职位。

纵观方增先老师的作品,经验了从传统切入、向人物画写实写意,最后通过在武艺修为上的积贮,形成了小我私家的艺术特色,用积墨来表示他笔下人物的艺术、心灵的艺术,他晚期研究型创作的《老家板凳龙》,一大批西藏题材的人物画写生创作,以及后期完成的巨幅作品《祭天》都是这种创作方法的浮现。

作为教诲家,方增先老师的布局素描是一种以线勾勒来表示人物布局干系的表示手法,最早罗致了美国画家乔治·伯利曼的人体剖解布局素描,是顺着一条清楚明晰的学术蹊径希望变革的。厥后像吴山明、吴永良包罗吴献生在编写课本时,把这种布局素描归结成线描、素描,也成为素描的一种。别的,方增先老师以写意花鸟画技法转而为表示人物画题材处事,成为其时业界广为接管的表示技法。那个时代创作、解说与实践完全是贯串一体、系统完整的。他的《怎样画水墨人物画》以几十万的刊行量,影响了其时和厥后数十年间从事中国画创作的几代人。刘文西先生就常常把方增先老师的创作理念教授给他的学生,包罗后期的周思聪,假如没有和方增先老师在艺术上的共鸣,也就没有厥后周思聪水墨武艺的晋升。所以,作为实践家的方增先,不只形成了艺术解说创作上的一套有效要领,并且在其时的影响广泛全国。

作为艺术公家人物的方增先,他是浙派人物画的旗手,厥后迁居上海,历任上海画院副院长、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传授、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上海美术馆馆长。在其时改良开放的社会潮水和艺术思潮涌动下,有一大批跃跃欲试的年轻人在实验敦促中国绘画由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转化。为顺应这种呼声,作为一个国际多半市的美术馆馆长,他曾力主敦促上海双年展,虽然,这并不是一人之功,但其时他的果断立场至关重要。由此,上海双年展开创了一个面向世界的文化窗口,至今已经做了十多届,此刻仍在一届届地持续着创新姿态。

在促成双年展的同时,他又积极敦促上海设计艺术展。上海是一个国际化多半市,海内国际新设计理念的希望关乎人们衣食住行,能改变提高都会人糊口咀嚼,方增先老师应适时代的呼声大力大举推进,在这两项中的孝敬一点不逊于他所接受上海美术馆馆长、上海画院院长、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的意义,这是上海艺术家都清楚的,包罗他厥后到中国国度画院任职。方增先老师当真地推行着艺术领武士物可能一个有成绩的艺术家对传承中华艺术、创新希望中国绘画艺术的使命和继续。

娱乐八卦

    <li id="hha9q"></li>

    1. <progress id="hha9q"><track id="hha9q"></track></progress>
    2. <tbody id="hha9q"><pre id="hha9q"><dl id="hha9q"></dl></pre></tbody>